<i id="2q3g7z"></i><abbr id="2q3g7z"></abbr><font id="2q3g7z"></font>
          • <div id="d1s3c4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r id="2r6pfq"><style id="2r6pfq"></style><del id="2r6pfq"></del><legend id="2r6pfq"></legend><address id="2r6pfq"></address><blockquote id="2r6pfq"></blockquote></t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2r6pfq"><small id="2r6pfq"></small><label id="2r6pfq"></label><option id="2r6pfq"></option><big id="2r6pfq"></big><bdo id="2r6pfq"></bdo></th><i id="2r6pfq"><u id="2r6pfq"></u><legend id="2r6pfq"></legend><tt id="2r6pfq"></tt><b id="2r6pfq"></b><thead id="2r6pfq"></thead></i><pre id="2r6pfq"><small id="2r6pfq"></small><font id="2r6pfq"></font></pre><label id="2r6pfq"><small id="2r6pfq"></small><address id="2r6pfq"></address><table id="2r6pfq"></table></label><em id="2r6pfq"><big id="2r6pfq"></big><button id="2r6pfq"></button><u id="2r6pfq"></u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力遊戲/夢·老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01月20日 編輯: 來源:搜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淅淅瀝瀝,天空開始下起一場小雨。人們的視線,在連綿細雨編成的簾幕下逐漸模糊。薄薄的霧氣眷戀著整個村莊,久久不願離去。空氣裏濕潤潤的泛著甜香,像是青草和泥土釀成的美酒的氣息。細小的雨珠輕擊著屋頂的瓦片,發出陣陣清脆的聲響,時而急促,時而舒緩,像是鋼琴家在忘情地演奏。此刻,萬物都安靜下來了,它們都在細細聆聽,聆聽著自然的天籁。唯獨那池塘裏的青蛙,再也耐不住寂寞,竟隨著雨點的節奏,呱呱呱地擔當起了這場音樂會的主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星力遊戲喜歡戴望舒的詩,因爲他的詩清新,純粹。他的《雨巷》曾無數次,勾起一個少年美好的幻想。幻想在江南的梅雨時節,也能在一個雨巷,逢著一位撐著油紙傘,結著丁香般愁怨的姑娘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後的江南,又有著另一番風情。天地間都是一派潔淨透徹的的景象,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。一群孩子嬉鬧著,在村前屋後,相互追逐著踩水玩;菜園裏,不管是蔬菜水果還是野花野草,都飽飽地吸足了甜甜的春雨。饞嘴的小草,輕聲的打著飽嗝,嘴邊尚挂著一顆剔透的露珠,在雨後微陽的照耀下,折射出五彩的光;久睡的小溪也被這場雨所喚醒,伸伸懶腰,抖擻精神後,唱著一支歡快的歌謠,一刻不息的奔向遠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”便是對江南雨的最佳诠釋。江南的雨是柔美的,含蓄的,像一位溫潤的少女,有著柔嫩的肌膚,也有著嬌羞的情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”道出了江南雨的品質。在一個月光明亮的夜晚,當自然萬物都早已安然入眠,萬籁俱寂之時,細雨伴著微風,造訪人間,犧牲了自己,滋潤千千萬萬個夢。在夢中,我亦幻化成雨,隨著清風飄揚,散化成千萬絲細雨,從天而降,融進草的懷抱,融進花的心蕊,融進腳下這片仁慈寬厚的土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往今來,無數文人騷客,于江南的雨季,將胸中的才情和詩意就著一杯杯或清或濁的老酒,毫不吝啬的抛灑在了江南的細雨中,所以江南的雨也是醉人的。”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,點點滴滴,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”,綿綿的細雨,撩動了李清照的心弦,勾起了她深閨孤獨的惆怅和對國家動蕩命運的無限擔憂。李清照心中的江南雨,應該是憂傷的;”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”,一滴滴雨點,像一只只調皮的精靈,故意去引逗春遊中的詩人,去沾惹他的衣袖,卻從不打濕。這樣可愛的小雨點,又怎會讓人忍心去心煩惱怒它們呢。所以我想,在僧志南心中,江南雨一定是可親可愛的吧;”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在詩人眼中,晴天的西湖波光粼粼,煞是美麗,而雨中的西湖,薄霧空蒙,遠處的青山在視野裏迷迷茫茫,時隱時現,恍若蓬萊仙境,除了”奇妙無窮”,恐怕就再找不出一個更貼切的詞語來形容這樣的景致了。在蘇轼的心中,江南的雨是奇妙的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過江南的人,最不能忘懷的恐怕就是江南的水了。江南的水,柔美多情,鮮有急湍險流,少了一份強勁與張揚,卻多了一份優雅與從容。常聽人說,雨是無根之水。所以,我常常大膽的想,這柔美,含蓄,又風情萬種的江南水之魂,可能就源自江南雨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啜飲過生活,付出過什麽?不多也不少,會是整整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沒有忘掉過什麽,也沒有留戀過什麽,除了我的老家——一個不爲人知的郊區四合院。記得有個假期,媽媽說要去外面走走,我借機提出去老家看看,其實是想和老家的小夥伴們滿山遍野的瘋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老家去,乘車也要一個多小時,一路上霧很大,只有兩旁的樹還隱約可見,樹葉隱沒在了霧裏面,只有零星的幾點,在我的眼中一閃而過,向後逝去。車子開得很快。擡頭看看天,白居易的《花非花》在腦海中流過,就一個照面而已:“花非花,霧非霧,夜半來,天明去。來如春夢不多時,去似朝雲無覓處。”朦胧的近乎神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車子就停在了老家不遠處,我隨著遠親的迎接隊伍走走停停,還沒賞夠那去了霧,像是撤去了一塊紗巾似的美景,便被迎進了四合院。說是四合院,其實只占有三面。還有一面以前是一大塊菜地,現在是一片花叢,說不清是野花還是自家種上去的,美麗而帶有芳香。那叫不出名字的花朵兒,嬌嫩的似乎會從枝頭倏然落下。每一片花瓣摸上去粉粉的,能摸出那一條條的細紋。有的花一簇簇湊在一起,藍藍的色彩伴著太陽光,閃出光澤的白點,像是那個頑皮的孩子打碎了的玻璃,晶瑩剔透。每一朵花都打開了花瓣,露出了那嫩黃的花蕊,我從那柔嫩的花蕊中讀出了對老家無窮的惦念與祝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是媽媽叫了我一聲,我離開了花叢,轉身走向四合院內的空地,清香的風好像是從花叢那邊吹來的。環顧四周,房屋顯然是重新修過了的,紅色的漆塗滿了房外的各個角落,像是整個院子用紅色洗過,明亮的紅色完全掩蓋住了木柱和牆上的一道道裂痕。我不想在客廳中大人的談話上湊什麽熱鬧,便來到似乎以前是我住的一間空房休息,這房間只有一扇朝花叢的窗,窗的欄杆被拆掉了,這樣很好。打開窗可以完整的看見天空,不像魯迅筆下那四四方方的一片天,和那完全不一樣。從窗外淋進來的陽光,照亮了飛舞的灰塵和地上那積了些時日的塵埃。坐在窗台上,頭靠著窗框,仰望藍天。心靈的窗裏,裝滿了無數個夢的憧憬,若追尋那老家的方向,便是窗外一望無際藍藍的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這房間也不是完全空著,有幾只大箱子堆在以前放床的位置。不知道幾個朋友什麽時候來,于是我和上一次來一樣,去翻那些箱子玩。箱子很沉,弄了我一身的灰,終于把靠牆的一只被壓在底下的箱子拖到了面前。這裏面是我們搬家時懶得搬走的東西,多數是我的。玩具、小人書、作業本……我不敢把他們都攤出來,怕來不及收拾,就見了幾塊積木搭著玩。雖然上次翻出來時大姨幫我擦了擦,可現在那漆的顔色又都模糊了,像我記憶中的老家一樣,只是老家模糊的不止是漆的顔色。收起揚了我一臉灰的木塊,又隨手拿了本我剛上小學時的作業本好奇地翻閱,那時竟也發現“太陽總喜歡暖暖地哄我再多睡一會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出房間是在一小時之後吧,外面陽光更燦爛極了,春光灑在地上,白茫茫的。星力遊戲和幾個小夥伴就在這時上山了,也不記得山上是否還有以前的印迹,只知道:那辜負了的豈僅是遲遲的春日,那忘記了的豈僅是老家的面容,在眼前浮現的是密封的日、密封的夜,密封的年華和秋草,那低首斂眉徐徐退去的是無聲的歌,無字的詩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夢裏多少空間留給老家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創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 ARTICLE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2 2001